记者 | 袁颖琪

编辑 | 宋烨珺

1

梦洁股份(002397.SZ)筹划一年的股票定增计划泡汤了。公司原本计划最多发行1亿股以募集资金5亿元,但梦洁股份股价目前只有3.7元/股,按原条件显然无法完成定增。

梦洁股份2018年还通过定增募集资金5.7亿元,再加上上市以来净增加的借款,梦洁股份累计融资额超过19亿元,在同行中位居前列。不过,频频寻求资金支持的梦洁股份,业绩却被同行远远地甩在后面。

这家公司业绩不振的原因是什么,频频融资背后又是否暗藏猫腻?

业绩掉队

梦洁股份的股价在2020年5月中旬创出了7连板的阶段高点之后就一路向下,到目前已经下跌55%。同期,富安娜(002327.SZ)、水星家纺(603365.SH)和罗莱生活(002293.SZ)的股价分别上涨了28%、24%和66%。

家纺行业这两年景气度有所回升。富安娜、水星家纺和罗莱生活在2020年疫情影响之下,营收仍实现同比增长,2021年前三季度营收增速更是保持20%以上。唯独梦洁股份2020年营收下滑14.7%,2021年前三季度营收增速为12.8%,也慢于同行。

净利润方面更糟。2020年梦洁股份净利润下滑50.5%,是四家上市家纺企业中下滑最多的。2021年前三季度,梦洁股份净利润增速恢复为26%,低基数情况下在同行中也仅位列第三。

目前看,梦洁股份的净利规模已经掉队。四家同行上市公司中,梦洁股份收入规模虽然最小,但整体差距并不大。梦洁股份营收最多时达到26亿元,略小于富安娜和水星家纺。营收规模最大的是罗莱生活,最高时达到49亿元。近两年,梦洁股份的净利润在5000万以下徘徊。富安娜和罗莱生活的净利润能达到5亿元以上,水星家纺也超过2亿元。那么,梦洁股份增收不增利的症结到底在哪呢?

从财务比率分析,营业成本和销售费用是家纺企业最大的两项支出,合计占比达到90%。2021年前三季度,梦洁股份销售费用占比达到31%,位于同行中最高,而且比水星家纺和罗莱生活高出约10个百分点。梦洁股份的营业成本和罗莱生活、水星家纺接近,在60%左右,富安娜只有45%。

简单来说,毛利率更高的富安娜将更多费用投入营销可以维持可观净利率。水星家纺和罗莱生活凭借相对较低的销售费用投入,也保持了10%以上的净利率。梦洁股份两项支出在同行中都位居前列,净利率就被挤压至只有2%的水平。

图片来源:Wind、界面新闻研究部

图片来源:Wind、界面新闻研究部

另外,梦洁股份固定资产占比也远高于同行,这也是其净利率低的原因。

截至2020年,梦洁股份固定资产为10.31亿元,富安娜、水星家纺和罗莱家纺的固定资产分别为10.04亿元、4.32亿元和8.68亿元,占同期营业收入比分别为34.92%、14.23%和17.69%,而梦洁股份的这一比例高达46.44%。梦洁股份重资产模式会增加每期的折旧摊销,增加期间的营业成本。

投资活动的疑点

另一个让人不解的问题是,为什么梦洁股份在同行中融资最多,却依然缺钱?

截至2021年三季度,梦洁股份拥有现金和交易性金融资产合计4.86亿元。富安娜、水星家纺和罗莱生活则为10.32亿元、8.1亿元和20.55亿元。梦洁股份一年内到期的有息负债高达7.43亿元,富安娜和水星家纺都没有有息负债。

从现金流量表分析,梦洁股份虽然业绩不佳,但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远高于同期净利润,现金持续流出主要是因为投资活动。2017年至2020年,梦洁股份投资活动累计流出现金净额为13.14亿元;富安娜、水星家纺和罗莱生活则分别净流出10.51亿元、5.79亿元和6.1亿元。大量资金通过投资活动流出,这就是梦洁股份缺钱的原因。

而且,其他三家公司投资活动都主要是涉及“投资支付的现金”和“投资收到的现金”两个科目,主要从事金融投资或现金理财类的业务。梦洁股份的投资活动现金流都是通过“构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支付的现金”这一科目实现的。在现金流量表上体现的是“只出不进”。

2017年到2020年,梦洁股份固定资产原值从9.55亿元增加到13.94亿元,净增加4亿元。无形资产原值从1.53亿元增加到2.09亿元。两者共计增加4.56亿元。相比13.14亿元的投资活动现金净流出,仍有8.58亿元的缺口。这些是其他长期资产支付的现金吗?又会是什么资产或业务需要有如此大的资金支出呢?

这些年梦洁股份一心拓展业务边界,但收效不佳。Wind显示,截止2021年中报,梦洁股份共计有27家控股子公司纳入报表合并范围。其中最主要的是全资子公司湖南寐家居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湖南寐家居”)和持股51%的福建大方睡眠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福建大方”)。这两家公司净利润分别为4100万元和735万元,已经接近梦洁股份2021年上半年合并报表的净利润。可见,梦洁股份其他的子公司几乎没有盈利贡献。

而且,梦洁股份子公司从2016年的17家已经增加到27家,但这些子公司中也有大量新近注销的公司。例如,子公司本舍商贸有限公司旗下的全部23家公司均在2021年7月注销,距离成立还不足1年。湖南寐家居旗下上海寐隐家居科技有限公司也于2021年9月注销,距成立刚满1年。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关联方资金占用专项核查公告中,梦洁股份和子公司之间的往来款期末余额达到12.6亿元,全年新增6亿元。这一数字近两年都呈现增加趋势。这样看来,与子公司之间的往来款或许是梦洁股份投资活动资金流出的去向之一。

梦洁股份绝大部分往来款资金占用也是来自湖南寐家居和福建大方。2018年到2020年,湖南寐家居资金占用余额分别为2.87亿元、5.97亿元和4.15亿元。2020年福建大方往来款猛增8.72亿元,成为最大的资金占用方。

但让人不解的是,两家公司的往来款均远超他们的营收规模,这是否合理呢?以2020年数据为例,湖南寐家居和福建大方营业收入分别为3.16亿元和3.05亿元。而且,福建大方此前一直没有和梦洁股份有往来款,为什么到2020年就突然猛增8.72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福建大方是梦洁股份以1.6亿元收购而来,当时收购也属于高价,造成7500万元的商誉。但福建大方并表之后业绩就一路下滑,梦洁股份给出的原因是出口不及预期。2017年,福建大方净利润还能达到5500万元,2020年则下降到2700万元,2021年上半年更是只有735万元。

梦洁股份有大量资金流向了子公司,但这些公司却并未贡献利润。而且,远超营收规模的往来款也透出疑点。